马卡龙星人

考据党和仓鼠病。主追idw和dc。

【海贼王/马艾】哭砂

注:老文搬运。

哭砂

 

满天满地的蓝色席卷着,天与地连接在了一起。

相互追击的波浪轻轻蹭着船沿,像是古怪精灵的猫咪讨好着主人一般。

顶上战争的硝烟在时光的冲洗下渐渐消散了,触目惊心的血水在层层叠叠的波涛间隐去自己悲哀疲乏的身躯。

压抑沉疴的墓碑耸立起来,在空气里徘徊不去的镇魂歌撕扯着残留下来的人的眼泪。

记忆的温度在名为回忆的桥梁间冷却。

曾经一起出生入死的同袍为了利益与贪恋背弃了誓言,将手中锐利的剑断然斩却昔日的情谊。最为敬重的老爹伟岸的身躯坠落下来,平躺在地表的尘埃里萎缩成一具静谧的尸骸。

与老爹一起倒下的,还有……还有……

 

金色的夕阳还不吝啬地将自己的光辉洒落于人间,璀璨的光芒染红了云朵,洗涤了水晶般的海面——如同火焰在海面上燃烧。

 

黑桃海贼团曾经是无数新生海贼团中最为耀眼的一颗明星。

不过,当任何事物加上了“曾经”这个前缀后都会自动引发贬值这一必然结果。

万年不变的死鱼眼从高处的甲板上扫视着下方的甲板里坐着不知道是在残念还是在发呆的前黑桃海贼团的创建人,马尔科心想,虽然船长经常吃着吃着就睡着,但各种优秀海贼船长应该具备的技能艾斯倒是都点到了熟练。

 

当然,没过多久,传说中的不死鸟一队长就将自己贴在白胡子二队队长身上的诸于沉着冷静稳妥等等标签戳了个窟窿。

“马尔科!”

我在整理文件,死鱼眼不动。

“马尔科!!”

我在忙,死鱼眼眼角抖了抖。

“马尔科!!!”

好吧……我就是天生保姆命。马尔科默默残念腹诽了一句,“艾斯,怎么了?”

 

“海里有猫耶!”

“那是海猫!”

“哦——”夸张的拖音让已经自发形成了某些条件反射的一队长兼任保姆的马尔科眼皮不详地跳了跳,然后除了吃着吃会睡着外就胃口而言似乎和路飞像是亲兄弟的烧烧果实的能力者相当欢乐表达了自己对食物的向往:“那么它好吃吗?”

已经自动从探究能不能跃迁到了好不好吃的地步了吗,满脸黑线的马尔科暴躁地揉了揉眉心:“那是阿拉巴斯坦王国的圣物。”

王国禁令的威慑当然无法适用于自由来去的海贼,更何况是从不挑食的艾斯。

“那么它的味道一定很好吃!”望着两眼似乎已经放出光来的同伴马尔科默默在心中补了一句该死,然后在大脑神经反射过来之前眼睁睁看着到哪都顶着橘黄色帽子的家伙跳进了海里。

见鬼!不死鸟马尔科已经有咆哮的冲动了,千百万只草泥马的铁蹄肆意地凌虐着一队长可悲的世界观,不是每一个恶魔果实的能力者都知道绝!对!不!能!触!碰!海!水!的!吗?! 

来不及想到更多,身体先于大脑控制着马尔科冲到了甲板边的护栏前。

“马尔科!”

橘黄的帽子,帽檐上附带着一哭一笑两种相反的表情,帽子的主人大笑地朝上挥了挥手,淡然着无视了甲板因为自己引发了一片混乱。青年特有的嗓音夹杂着浓烈的笑意在海水的湿气里蔓延,连带着空气都溢满了兴奋愉悦的味道。

“愚人节快乐呀,一队长!”

特意将白胡子标志刺在背后的青年傲然地站立在依靠火焰前行的船只上。

拥有着前卫菠萝头的马尔科觉得自己心颤了一下。

 

远方的夕阳更沉了,半边的天空都被涂抹上了或粉红或橘红的油彩,如同火焰精灵在大海这庞大无比的舞台上进行谢幕的舞蹈。

如同那日固执地远离庞大船舶单人去寻找黑胡子的艾斯为了前行而发动的火焰。

壮美而决绝地,好似流星轰轰烈烈地在史书上划下最妖娆的一页。无论其他人再如何想念或是祈求,傲然的流星再不出现,只留给世人一段传奇的经历和一个被世人镌刻在心中的名字。

 

马尔科恍恍惚惚地记起那日愚人节跳海事件的后续。

闻声而来的三队长萨奇首先冲已经脚踏实地的艾斯笑了笑,自以为隐蔽地做了个V行的手势。晚宴时间上老爹听闻后,大笑着断然无视了医嘱举起酒杯:“既然是要过节,我们就好好庆祝一番吧!”

 

海风的温度转向冰寒。

沉浸于回忆太久的马尔科落寞着望了望吞噬了夕阳的海平线。

 

萨奇,早就不在了。

死于自己人手里是海贼最为痛苦最为无法释然的手法。

 

马尔科没有叹气,也没有流泪。

以前被白胡子承担大半的压力现在突兀地压在了他的身上。于一个眨眼之间,犹豫踌躇已然像是上辈子的感觉了。

 

冽冽的风刺骨而嚣张地拨弄着菠萝似的金发。

拥有者不死鸟头衔的男人转过了身,身后一高一矮的墓碑以及墓碑旁死去的人的遗物在风声里注视他的背影。

白胡子标志性的旗帜在空中肃杀地飘动着。

 

他似乎又听见了青年特有的嗓音。

“马尔科!”橘黄的帽子,帽檐上附带着一哭一笑两种相反的表情,帽子的主人大笑着:“愚人节快乐呀!”

 

愚人节快乐,艾斯,老爹,萨奇,以及……在这场纷杂乱世硝烟里死去的大伙儿。

——End——

 

 

 

 

评论
热度(21)

© 马卡龙星人 | Powered by LOFTER